關於部落格
a片下載
  • 8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曹軍:為盲人的智能生活代言

  本報記者 陶濤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09月22日01版)   “盲人最怕出門,我以前上學坐公交車回家都要數站,公交車一旦甩站(沒有乘客上下車的站不停——編者註),我就可能坐過站了。”說著,盲人曹軍從桌上摸起一部智能手機,“自從用上手機GPS定位報站後,我就不再怕坐過站了。”   曹軍是一個創業者,他的公司開發了一款名為“保益悅聽”的軟件。曹軍給記者邊演示邊介紹:“盲人主要靠聽,這個應用主要靠手勢控制和語音播放,每翻到一頁都有語音提示。”   先天失明的曹軍最瞭解盲人需要什麼,他希望成為盲人在智能生活時代的代言者,“我解決自己的需求就是解決盲人群體的需求,改變自己的生活就是改變盲人群體的生活狀態”。   騰訊、百度都給了他源代碼   2008年是曹軍人生的分水嶺。在此之前,他是盲人按摩店的老闆,擁有8家連鎖加盟店。從這一年開始,他關停或轉讓了所有按摩店,賣掉了房子,集資80萬元創辦了北京保益互動軟件公司。至今,公司已經開發了20多款針對盲人的手機應用。   對盲人來說,出行是最大的問題。“明眼人用電子地圖定位很方便,但盲人對電子地圖的需求不一樣,我們需要更精確的電子地圖。”曹軍認為,智能手機是可以改變盲人生活的載體,為此,他們開發了盲人專用地圖,現在已得到廣泛應用。   有盲人用戶提出,能不能讓盲人也用QQ聊天?這讓曹軍犯了難。盲人用QQ需要用語音來播報QQ內容,而把語音系統嵌入QQ,需要拿到QQ的源代碼。要得到源代碼,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   曹軍天天給騰訊客服打電話,最終無功而返。後來,曹軍的執著打動了騰訊一個部門的負責人,從而拿到了騰訊CEO馬化騰的郵箱。曹軍給馬化騰寫了一封長信,希望馬化騰能幫助盲人群體。3天后,曹軍就收到了回信,馬化騰派騰訊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和他進行了溝通。很快,針對盲人應用的QQ問世。   解決了聊天軟件的開發問題,還要有針對盲人的輸入法。曹軍由愛人攙扶著一趟趟跑到百度總部,表達與百度合作的意向,但沒有人敢答應他的要求。最後,曹軍如法炮製,要到了百度CEO李彥宏的郵箱。他在郵件中表達了盲人對輸入法的急切需求,李彥宏也很快回信,表示願意幫助曹軍,並安排百度公益相關負責人與曹軍對接。在簽訂了保密協議之後,百度也將源代碼提供給了曹軍,輸入法也很快被開發出來。   “很多公司都願意為盲人提供方便,我們後來又陸續跟UC瀏覽器、墨跡天氣、蟲洞語音等公司簽了約。”曹軍說。   7月30日,由青年恆好項目理事會主辦,KAB全國推廣辦公室、恆源祥(集團)有限公司承辦,中國青年報社、瀛公益基金會、國際美慈組織協辦的青年恆好公益創業行動(2014)中期成果發佈會在北京舉行,曹軍作為該活動評選出來的優秀公益創業青年登臺領獎。    也有很多軟件做不成   “開了公司後,哪兒都要錢,每個月需要承擔工程師、盲人測試員的工資,還要交房租。如果盲人版QQ研發不出來,我頂多能再堅持兩個月。”曹軍說。   曹軍認為,作為創業者,要善於利用身邊的資源,當然也有很多不想合作的企業,那就只能靠自己的技術部門來解決難題。   很多看起來簡單的事情對盲人來說是大難題。早在開按摩店的時候,曹軍就發現,按摩結束收錢時自己很難分辨出紙幣的面額,“尤其是比較舊的紙幣,你給我10元錢,別說真假,就連面額是不是10元的都不知道”。曹軍就想開發一款專為盲人所用的讀鈔機,可以隨身攜帶。   如今,曹軍已經利用智能手機的攝像頭成功開發出了讀鈔軟件。取出一張鈔票放在桌上,拿起手機打開讀鈔軟件,用攝像頭對著鈔票,語音就不斷地提示,“5元的,10元的”。公司測試員孫獻春說:“裝了這個軟件後,攝像頭拍到紙幣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讀幣。”   當然,並不是所有應用都能被順利研發出來。安卓商店里有個應用,可以使用手機的紅外功能控制空調、電視機等電器,曹軍想把這些功能集合起來放到一個軟件里,以方便盲人。找軟件開發公司被拒絕後,他決定讓自己的技術部來做,可是,“這個軟件自己做真的搞不定,最後做出來的,只能控制空調製冷、制熱,而且不知道溫度調到幾度”,這個應用最後只能被閑置。   我的目標就是公司能活著   現在,“保益悅聽”已經改變了12萬盲人的生活。對曹軍來說,他每天都提醒自己不能懈怠,技術要隨時更新,要隨時聽取用戶的建議。   “有很多投資人問我,有沒有創業計劃書給他們看看,或者有沒有做好幾年的規劃。我說,這個真沒有,我們需要隨時把握市場變化,隨時調整方向。”曹軍說,創業初期,他們開發的是針對諾基亞手機的塞班系統,如果當時沿著這個方向下去就“死定了”。為了跟上科技更新的速度,曹軍每天都會抽出時間瞭解科技新聞,密切關註市場變化。   “我的目標就是公司能活著,別倒了。”說到公司未來的發展,曹軍的目標很實際,“我們的軟件有公益版和商業版,公益版不花錢,用戶感覺好用再買商業版。但很多盲人還是買不起,現在公司的盈利和支出大體持平,盈利大部分是靠政府採購和機構捐助。”   最初幾年,保益互動沒有競爭對手,但從2013年開始,南方出現了一家從事相同業務的公司。曹軍說:“我們不怕競爭,畢竟每年投入三四百萬元為盲人開發產品不是每個公司都能承受的。我們已經擁有的用戶是我們免費的宣傳員,而且我們打通了電腦和手機的應用之後會形成一個閉環,這對我們來說是絕對的優勢。”   但曹軍也有很多苦惱,比如,雖然聘用了大量的殘疾人,卻無法享受某些優惠政策。“北京市的優惠政策是,企業安置本地的殘疾人就業達到70%,可以享受銷售額人均5萬元的減免優惠。雖然我們公司的盲人員工達到75%以上,卻享受不到優惠,因為很多優秀的盲人員工還是需要從外地引進,我們僅有一小部分是本地人。”曹軍說。  (原標題:曹軍:為盲人的智能生活代言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